“千金募战士,万里筑长城。何时青冢月,却照汉家营?”陆游的一首《古意》,道不尽长城捍卫者的艰苦卓绝。近日,《新京报》以“护承古长城”为题,报道了于海宽、孙俊峰、梅景田等人参与抢险修复长城的故事,亦让人看到当今长城护承者不一样的艰辛。

“万里何所行,横漠筑长城。”建长城者难,守长城者难,护长城者更难。为了做到“最小干预,解决险情,现状稳固,修旧如旧”,修复古长城需要长期呆在户外,忍受风吹日晒、病痛折磨,同时废寝忘食、慢工细作,逐层逐段修复长城,不知有多少青春与汗水掩埋在城阙之下。

攀崖巡查长城,迎沙核对图纸,肩扛驮运物料,文保专家与建筑工人无异,其中的乏闷与苦累,我们恐怕难以体会。相比古人,他们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、劳力与智力。毕竟,今日的长城护承者修复的不仅仅是一砖一楼,还有承载中华民族数千年记忆的如歌岁月。

1560年,一位来自瑞士的钟表匠曾提出一个观点:“金字塔的建造者,绝不会是奴隶,而只能是一批自由快乐的人。”其实,修复长城也一样。修复工作虽然伴随着孤独与苦累,可在长城护承者的心中,除了有坚持完成工作的责任感,想必还蕴含着一种伟大的精神。

可以相信,那是一种不畏万千难阻,不惧风雨飘摇,依旧乐在其中、享受其中的快乐精神。事实上,也只有秉持伟大的精神,才完成伟大的事业,只有能感受到其中的乐趣,才会将热情灌注其中。我们可以称之为“伟大梦想精神”。

回顾七十多年来的新中国史,也曾诞生了许许多多“长城护承者”。他们中有边防战士,苦练杀敌本领,护承边疆长城;他们中有医护人员,直面新冠危机,护承抗疫长城;他们中还有扶贫工作者,扎根偏远山区,护承致富长城。他们与长城护承者一样,总是默默无闻,总是兢兢业业,也总是舍生忘死。他们值得我们永远铭记和感恩。

“秉钺知恩重,临戎觉命轻。股肱瞻列岳,唇齿赖长城。”当我们长假得以出门旅行,得以抚摸长城砖石,得以感叹长城雄伟的时候,是否也应当想想,我们之所以能耸立于此,既有古人的功劳,也有“长城护承者们”的功劳。

已获投票数:1733

投票成功


投票成功

拖动下方滑块完成验证

开始时间:2020-11-16 18:00:00

结束时间:2020-11-30 12:00:00

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,进入投票。